欧美日本一道本免费三区 日本最新免费一区


牛大丑风流记(24~25)

请勿进入图片地址,以免中毒,最新网址发布,永久jxs6660.com

(二十四) 

作者:aqqwso


    中午睡一觉,下午去赴宴。大丑是坐线车去的。那是一家豪华的大饭店,大丑还没有进过这幺大饭店。他在家乡时,谁家摆宴,在饭店请客;饭店至多能摆个五六十桌,而这家桌子如林,椅子如海,大丑估计,得有二百桌。

    门口站两个迎宾小姐,红衣彩带,笑容如花,使人见了格外愉快。只要有客人进门,她们都会笑的。当大丑踏上门外的红地毯时,二女照例又笑起来。大丑的目光在二女的胸脯上扫一下,思想早飞进衣服里。想象着里边的风景。表面上,也对二女礼貌地笑笑。心里完全不是那幺回事。他觉得自己越来越色了。来省城之前,见美女觉的是浮光掠影,而现在不同,往往是本能的浮想翩翩,要多下流有多下流。他也意识到了,因此,他经常自我批评。苦恼的是,时间一久,还会犯毛病。真没办法。

    一进门,门里站着李家驹。这幺大人物,现在充当迎宾先生。见到大丑,他满脸堆笑,主动来握手。大丑受宠若惊,知道这个人不同反响。上回,用他的名字,便吓跑一帮穷凶极恶的家伙。使大丑对他再度刮目相看,不只当他是一家公司的老大。不用打听,也知道,他是很有背景的。由此,他也想到李铁城来。他想,老李头能在省城成为富豪,自然是有出众的才干。但他能站稳脚跟,成为一代巨头,一定也有他的背景。这其中的故事,自己还是不要深想的好。“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”,换了自己在他那个位置,要想支撑事业,也会做些违心事吧。

    “李大哥,好久不见,又发大财了吧?”。大丑紧握李家驹的手说。

    “牛兄弟,听说你当了保安,好哇,听说那地方美女不少。可别错过机会呀”。说着笑起来。笑得很爽朗。大丑也附和着微笑。

    这时前排席上坐着的李铁城站起来。他面带微笑,向大丑这边走来。他正跟朋友们聊天呢,身后站着的儿媳李水华,低声告诉他大丑来了。老头情绪很好,亲自来接大丑。大丑远远的见到,赶忙上前迎住。两手握住老头的手。那张亲切多皱纹的脸,让大丑想起死去的父亲。

    “你来了,我真高兴。你要不来,我要派人抓你来了”。老头眯眼笑道。

    “只要你老人家一句话,就是天下刀子,爬,我也要爬来”。大丑夸张地说。

    “你可越来越会说话了。好现象呀”。老头笑出了声。

    “那钱的事,我会尽快还给老人家的。总叫老人家帮忙,我心里总是不得劲儿”。大丑真诚的说。

    “提这个干嘛。提这个就外道了。钱对我来说,没什幺价值了。只要你常来看看我,我就知足了”。说着,掏出张名片来,递给大丑,解释说:“这是我在尚志的住址。以后有空到我家玩”。

    大丑满口答应。老头吩咐身边的杨水华,给大丑找座位。然后对大丑说:”孩子,伯父要去陪朋友了,让水华招待你吧“。大丑懂事地说:伯父只管去忙吧,不用惦记我”。

    杨水华领大丑向前边走去,大丑发现她的身材很美。她穿的是旗袍,开口很高,玉腿不时露出,给人以惊鸿一瞥的美感。走起路来,浑圆的大屁股摇曳生姿。大丑想把目光移开,终于做不到。水华偶尔回头,见他那呆样,冲他嫣然一笑。这一笑,如打个响雷,大丑一下子清醒过来,赶忙恢复君子姿态。水华心想,原来你也不是个老实人。脸上却露出得意之色。她喜欢男人用着迷的眼光盯着自己,盯的人越多,证明自己的魅力越大。

    大丑终于坐下来,他环视一下桌上诸位,感到很特别。原来在座的,除了他,都是女的。有老有少,有胖有瘦。大丑象进了女人国一般。他眼尖,一眼便见到一个熟人也在其中。竟然是班花吴颖丽。他向她笑一笑,算是打过招呼。班花也见到他了,也点点头。表情很不自然。目光是慌张里带着羞涩。大丑知道原因。当然是由于那次的一夜风流造成的。想到那次在她身上为所欲为,意气风发,大丑眼中充满骄傲。班花也瞅出他目光的含意了,愣是不敢看他。

    一会儿,大门一闪,又进来两人。为首的一人,大丑一瞧,内心轰隆一下。那人正是铁仙子。她的出场,使大家的目光都被吸过去。今天,她穿一条雪白长裙,剪裁合度。把她的美好身材充分表现出来。她的步子轻快,裙裾飘飘。再加上超群的美貌,圣洁的光辉,优雅的姿态。使大家不由想起天仙来。

    全场上千人,本来都在神侃。渐渐的声音越来越小,直到寂静。男人们睁大眼睛,女人们自惭形秽。明星出场,也不会有这个效果。她一路走来,轻启朱脣,向熟人们打招呼。一双美目充满了力量。让男人们驯服的那种。长辈们一个个都夸她越发漂亮了。年青男子们则说不出话来。

    当她经过大丑这桌时,大丑不由地站起来。张着嘴,忘了说啥。春涵在桌前先开口,“牛大哥,什幺时候来的?”。声音很温柔,很甜。也有一点冷气。大丑早习惯了。她就这样。

    “我。。。。我。。。。才来”。大丑吞吞吐吐的,傻傻的样子。

    水华等人听了,笑成一片。水华站起来,跟春涵说:“你看,你把他害的。才一句话,就这样了。再呆一会儿,还不得上医院呀”。大丑顿时脸红起来。春涵向大丑微微一笑,说道:我表嫂就爱看玩笑。你别在意。

    水华叹气道:“象他这模样的,我可见得太多了。看来,你得快结婚呢,要不然,又不知多少人为你得相思病呢”。春涵皱皱眉,说道:哪有人肯要我呢。

    水华不等出声,跟春涵一块来的帅哥接茬说:“我要,我要。哪天结婚呀?”。春涵回头扫他一眼,哼道:“当月亮变成红的,当太阳变成绿的。就结婚吧”。说罢,跟大丑等人摆摆手,向李铁城走去。

    那帅哥低头思索着春涵的话,一动不动。水华提醒他:“人家都走了,快追呀”。那帅哥如梦方醒,连忙追去。大家一见,都笑得前仰后合。大丑心里稍稍安定。既然她不肯嫁,看来两人的关係不是太近。而且,她对他的态度也不是很亲密。这种发现,使大丑满意。

    班花问水华:“杨姐,你这个表妹可真漂亮。跟仙女似的。真不知哪家父母能生出这幺好的姑娘来”。水华沈吟道:她母亲早不在了。她父亲另娶了老婆。她跟她父亲有点矛盾。

    班花又问:她身边的那个小伙子,是她男朋友吧?不知道是哪家的公子?

    水华介绍:是不是男朋友,我也不知道。她不说。这小伙子姓赵。是老爷子好友赵半江的小儿子。在一家学校当主任。

    班花感叹道:男人能娶到这幺漂亮的姑娘,不得乐疯了。

    水华一笑,强调道:你以为她的优点只是漂亮吗?她的优点很多呢。就没这长相,她也是很优秀的女孩子。

    班花惊讶地问:她还有什幺别的优点?

    水华瞅瞅大丑,大丑正凝神听着。水华道:你想听的话,哪天我单独和你说。

    班花说:这有什幺好保密的。

    水华笑道:这可是人家女孩的隐私。

    正说着,主持人走上前台。开始一项项内容的进行。李铁城发表了激情饱满,又热情洋溢的讲话。全场掌声不断。之后开宴。桌上摆满佳肴,香气扑鼻。在乐队与歌手的声音中,大家兴高采烈地畅饮。

    大丑这桌,由水华相陪。大丑想不到水华竟然好酒量。上回在自家里一起喝过酒,但没想到她酒量好到这种程度。连喝三杯白酒,没多大关係。只是脸红些。而大丑说话都有点不地道了。大丑今天算遇上对手了。两人比着喝,看得班花直发愣。她可不敢参与斗酒。

    最后还是大丑认输了。在大家面前,水华得胜,非常的骄傲。明亮的眼睛,这时水分充足,笑吟吟地瞅着大丑。象是在挑战。可大丑实在不敢再喝了。

    饭后,亲朋好友陆续告辞了。春涵走时,问大丑回不回去,若回去的话,跟她同车。原来是那帅哥开车送她来的。大丑当然想与她在一块儿,但想到车里还有个男人,自然是不舒服。他回答说:“谢谢春涵。我等一会才走。咱们明天见吧”。

    春涵笑笑,冲他挥手。又跟舅舅等人说再见。望着她的背影,大丑只感到一阵阵的惆怅。明知道人家与自己毫无关係,而自己偏偏总想与她有点什幺关係。这是一种什幺心理,大丑也实在说不清楚。

    饭后,李铁城要回老家了。由儿子与几个亲信送他去。临上车时,他握着大丑的手说:“孩子,好好乾吧。有什幺困难,打电话给我。我会尽力帮你的。我想看到你出人头地的那一天”。

    大丑不好意思地说:“我的脑子笨笨的,只怕会让你失望的”。

    李铁城笑道:“男人当自强。要对自己有信心”。他又吩咐水华叫车把大丑送回去。之后,他才上车。大丑向李铁城挥手告别。

    车走后,身边只剩两人。一个是水华,一个是班花。水华说:“你俩都没事吧。来,到我家去坐坐”。大丑心想,反正今天不用上班了。坐一坐也好。现在头有一点晕,休息一会再回家。

    水华家离这儿不远。从这里向南,拐几个弯,十分钟后,便进到一个小区中。那里的楼房崭新而气派。上楼还是电梯的呢。一到水华家,他更是吃惊。房子好大,超过一百二十平米。厕所与浴室不在一屋。其装璜之高档,比倩辉家还棒。

    进了屋,三人在沙发上说些闲话。从谈话中,大丑才知道,原来班花与水华是同事,都在银行上班。不同的是,班花工作较忙,而水华较轻闲。每天可去可不去,工资是一分不少的。

    两人是要好的朋友。经常在一块儿谈心。来往密切。

    谈着谈着,水华站起来说:“我有点胃疼,,我得去下边买点药。你们先坐着”。

    大丑站起来说:嫂子呀,还是我下去吧。你买什幺药?

    水华妩媚一笑,说:“下边有一家诊所。除了买药,我还要查一下身体。这个你替不了的”。

    班花也站起来说:“那我们还是告辞吧”。水华笑道:“别走呀。你要走的话,我就不去了”。

    班花无奈,只好坐下来。水华去冰箱里拿出两个碗来,放在茶几上,说道:“这是人家送的酸梅汤。味道很好。你们尝尝”。

    临出门时,叮嘱大丑说:“陪我这个吴妹子说会话儿。我一会回来。可不準欺侮她呀”。

    大丑说:“她不欺侮我,我就烧高香了”。水华走了。

    门一关上,班花不高兴地问大丑:“我啥时候欺侮过你?”。酒后的大丑,还是很勇敢的。他很认真地说:“怎幺没欺侮我。上次在我家”。一提这事,班花的脸一下红了。她悄声说:“上回是你欺侮我。我想起来就恨你”。大丑说:“是你欺侮我没错。我记得很清楚”。班花盯着他,羞问:“我怎幺欺侮你了”。大丑目光盯着她下身,嘻嘻笑道:“上回,你把我的家伙给吃下去,不是占我便宜了吗?这不是欺侮人吗”。

    班花羞得捂住脸。嘴里说:“我得走了。不跟你说了”。站起来要走。大丑连忙拉住她的手,说道:“别生气。我逗你玩的。上回是我欺侮你还不行吗?”。

    班花白了他一眼,说:我不生气了。你也该放手了吧?

    大丑不放手,嘴上说:“这些日子,我经常想你。更想上回咱俩那事。那滋味真好。你的身子让人留恋。颖丽呀,让我再干一次吧”。

    班花一听,急道:“不行,不行。上回已经对不起老公了。我不能一错再错”。

    大丑说:“做一次也是做,做十次也是做。反正都是错了”。

    班花说:“求你放过我吧。除了干那事,我什幺都答应你”。

    大丑长叹道:我不逼你。那咱们不干那事。乾点别的吧?

    班花知道不会有什幺好事,她问:还干什幺?

    大丑拉着她的手,神秘地一笑,说道:“你说的,别的事都答应。可不许反悔”。实际上,班花那话一出口,已经悔了。但覆水难收,也没法子了。

    大丑坐在沙发上,分开腿。拿她的玉手,在肉棒上摸着,嘴上说:“它都上火了,你安慰一下它吧。既然不能插下边,那就用上边来吧”。班花这才明白他的意思。大羞起来。她平时连老公的肉棒都不舔的。老公求过她多少回,她就是不答应。她嫌髒。今天让她干这事,她坚决反对,收回自己的手。说道:“不行不行。我不干”。大丑问:“是谁说的,除那事什幺都答应”。班花无言以对。

    大丑不再客气,站起来,拉她入怀里。把嘴压在她脣上。两手隔衣狠揉着她的乳房。班花今天穿的是薄裙子,天蓝色的,短到膝盖。大丑的热吻,令班花晕眩。自从上回尝过大肉棒的滋味,她也经常怀念着。可她的思想很保守,想到背叛丈夫,心里总有负担。而她的身体,是时时刻刻渴望得到再次的洗礼的。

    大丑很容易地,把她香舌■自己嘴里。很有技巧地吮吸着。一手伸进裙子,摸她的屁股,在■沟里挖掘,扫蕩。小屄受刺激,很快就湿了。班花想挣开,哪有力气。她的鼻子不听话的哼了起来。

    大丑放开她,又坐到沙发上。掏出肉棒,趁她没反应过来呢,便插进她的红脣里。嘴上说:“宝贝呀。快舔舔吧。它上火了”。

    班花没办法,只好用嘴套弄着。大丑指点着她。手也不闲着,伸进裙子捏她的奶头。

    在大丑的指点下,班花跪在地毯上,两手握棒,用香舌笨拙地舔着龟头,在肉棒上上上下下爱抚着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她的技术越来越好。舌尖在马眼上一扫,一种又痛又痒的感觉,爽得大丑唔唔地叫着。他夸道:“好,舔得好。你舔鸡巴,大有潜力”。班花被他在奶子上捏,屁股上抓,小穴上磨,快感连连。她呼吸已经急促起来。那只腥骚的肉棒,这时也可爱起来。被她舔得水淋淋,亮光光的。象一个讨人喜欢的玩具。

    大丑看平时那幺正经的美女,正跪着为自己舔鸡巴,大为自豪。他收回手,抱住她的头,象操屄一样,操着她的小嘴儿。享受着与操屄不一样的销魂滋味。他感到自己全身的每个毛孔都张开了,每一根神经都在兴奋地跳动。

    正这时,门响了。钥匙开门声。两人也没注意。门一开,一个声音叫道:“你们在干什幺?”。大丑一紧张,一分神,大股的精液,全射入班花的嘴里。

(二十五) 通吃

作者:aqqwso


    大丑一擡头,原来是水华。她的脸上透着玫瑰般的红,还带着惊讶之色。整个人呆立在那里。一对美目正望着大丑的家伙。大丑连忙收起家伙。而班花也是羞愧满脸,含着大丑的精液,怔了怔后,向卫生间跑去。也顾不上整理淩乱的衣服了。

    很快,水华又恢复平时的爽朗。对大丑笑道:牛兄弟,想不到你也这幺风流呀。眼光不错,我这吴妹子可是良家妇女。我认识她多年,从没见她与别的男人不清不楚的。能和你这般亲热,真是想不到。想必兄弟有过人的本事。

    大丑站起来,不知说什幺好。他说:“对不起,嫂子,吓到你了”。水华大方的坐他身边,翘起二郎腿,睁大一双妙目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大丑。好象以前不认识他似的。她想瞅瞅这家伙到底有什幺魅力能吸引班花这样正经的美人。

    大丑也在看她。她的两条腿真白,真长。肥美,圆润,结实。闪着迷人的光泽。那旗袍开口真高,快开到屁股了。外边的美丽,令人嚮往看不到的地方。想到这是李铁城的儿媳,大丑暗暗地叹口气。这是天上的星星,只能看不能碰的。

    大丑想到这事儿让她发现,自己倒不怕什幺,传出去,最多臭名远扬。可班花是女人,是人妻,恐怕她会受不了。她要出去见人的。想到这儿,大丑恳切地说:“大嫂,求你一件事。请你一定要答应”。水华咧脣笑说:“就是你和颖丽的事吧?”。大丑点点头,期待地望着水华。

    水华为难地皱皱眉,说道:“我这人不保準。有时嘴一快,什幺都洩漏了。不过,一旦答应人家什幺事,我一定会做到”。

    “那你答应了吗?”。大丑一急,向她靠了靠。

    水华媚声说:“我可以答应你。不过是有条件的”。

    大丑说:“只要小弟能办到的,一定尽力。如果是杀人放火,或者出一笔巨款,小弟恐怕做不到”。心里却说,如果太为难了,我不会答应你的。大不了卷铺盖走人。反正我是老哥一个。到哪儿都能活下去。

    水华格格笑了,她拉住大丑的手,安慰他:“哪有那幺严重。我的条件很简单”。

    大丑问:“是什幺?请说吧”。

    水华用异样的眼神,瞅一眼大丑,嘴脣动了动,没说出来。脸上尽显忸怩之态。然后低下头。在大丑再三追问之下,水华才说:“我好寂寞,你陪我一次吧”。声音很小,如梦如幻。每一个字清楚地传入大丑的耳朵。大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他再傻也明白,这个“陪”字的含意。他想不到会这样。想到能一亲芳泽,他当然欣喜若狂,可想到给李家驹带帽子,他心里很不舒服。那可是老李头的儿子。自己可不能没有良心。想到李家驹有可能与黑社会有关係,心里更是紧张得要命。

    水华擡起头,羞涩地望着大丑,见他脸上阴晴不定。有点不高兴,冷声说:“怎幺了,嫌我长得丑,对我没兴趣吗?”。大丑连连摆手,郑重地说:“嫂子比明星还漂亮。哪有男人不喜欢的。我一看嫂子脸,就会冲动。只是我觉得对不起李大哥”。水华一听,转怒为喜,柔声说:“这个你放心。他很宠我的。从来不干涉我。我在婚前失了身。婚后也有过一个情人。他从来不管”。大丑奇道:“还有男人不在乎这事儿吗?”。水华紧握着他的手说:“这你就不懂了。原因很多。其中一个是,他在外边也很花的。哪有资格管我。还有就是,他最重视的是事业。我对他的事业可是很帮助的。他也不能伤害我的”。

    大丑不解的望着她。水华说:“我倒没什幺了不起的。除了脸蛋,没什幺本事。但我有一个好爸爸。他是银行行长”。大丑恍然大悟。连连点头。心里没有顾虑了,自然情绪好了。他这时才感觉她的手好嫩很滑。不由的摸起来。

    李家驹今年都四十多了,水华才三十出头。这个年纪,正是女人最成熟,最美艳,最有魅力的时期。好比花,到了最旺盛的季节,再不采摘,就要衰败了。李家驹是个名人,也是个忙人。每天事情太多,没多少时间陪她。晚上常是半夜回来。有时乾脆几天见不到人影。虽然水华很美貌,但外边的群花更娇嫩,更青春。“熟悉的地方没有风景”,多年夫妻已经不新鲜了。即使他在家,二人也不大做爱。好象那事已经淡忘了。即使做,李家驹也没有什幺激情与力量了。他的激情与力量都用在别的女人身上了。他已经不是十八九岁的毛头小伙子了,本事与功力远不如当年。于是,这朵娇花只好乾枯着。水华正是性慾如火的阶段,忍无可忍下,找个大学生情人。那是个健壮的帅哥,有一支又长,又粗的大鸡巴。每回插进去,都叫水华舒服得欲死欲仙。她在他身上也没少花钱,但好景不长,帅哥今年毕业了。回家乡工作去了。水华又成了孤家寡人。她一直留心下一个目标。一直找不到合适的。在性慾的驱使下,她只好打手枪。一边摸着,一边想象着男人的家伙在自己穴里进出的香艳情景。但那有什幺意思,自摸毕竟赶不上一支真正的男人的家伙插进去过瘾。

    今天真巧,从诊所回来,居然一进门,发现一向端庄的吴颖丽,正给男人舔鸡巴呢。原来她也是个风流女呀,关係这幺好,竟然不知道。这牛大丑还真有两下子。看起来倒是健壮。脸虽不中看,倒挺有男子汉气慨的。尤其那根家伙,很大的样子。比自己那位大学生情人的还大。于是,水华有了以穴验棒的念头。

    大丑见她一脸的春意,两眼发光。她身上香气一阵阵扑来,闻起来,令人飘飘然。大丑心一蕩,把她拉过来,在她的脸上亲着。一手抱腰,一手摸她的大腿。大腿很光滑,很温暖,手感极佳。越摸越想摸。

    大丑的嘴吻住她的红脣。她的脣很热,也很嫩。大丑品尝一下脣瓣后,把大舌头伸进她的嘴里。水华是有经验的,立刻含住,当宝贝儿似的■起来。爽得大丑想大叫万岁。他的手慢慢上升,滑入平时眼睛看不到的地方,象找东西一般在里边搜索着。他摸到一条小裤衩,仅兜住小穴。有的阴毛乾脆跑到裤衩外透风。大丑在阴毛上理了几下,手指便在肉洞外点击起来。搞得水华呼吸粗起来。■舌头更起劲,双臂更是热情的搂住大丑的脖子。这样的美妇,令大丑火冒三丈,刚射不久的鸡巴又充满生命力。

    大丑的手,把水华摸得水流不止。小裤衩象尿了一样。那手指不满于现状,从上端进去,直接插入水华的屄里活动。捅,摩,挑,搅,揉,捏,把水华骚得不象样。全身以扭动回应着。下身向前一挺一挺的。在她实在受不了时,她用力推开大丑,叫道:“来吧。插进去”。说完,她站起来,把大丑的肉棒放出来。肉棒去掉束缚,象一条大蟒蛇,乱跳乱动着。水华向大丑抛个媚眼,浪笑道:“看它这个得斯样儿,就知道想操屄了”。大丑笑道:“嫂子,我想先操你的嘴儿”。水华在他鸡巴捏一把,笑骂道:“怪髒的。我才不让你操呢”。

    大丑傻笑着,解开她的上边扣,把胸罩拿下,一对大奶子便弹簧般跳出来。在大丑眼前展现一道亮丽的风景。奶子之白,之大,之尖,都堪称一绝。跟倩辉可一较长短。大丑贪婪的抓着,玩着,奶子真好,和大白兔一样可爱。大丑嘴里央求道:“好嫂子,快点舔一舔吧。你舔得好,一会儿操屄时,它表现得更好”。水华笑问:“真的吗?”。一双美目好奇地打量着矗立的大鸡巴。龟头很乾净,很红。充满了男人的魅力。象根火腿肠,等着美女的品尝。

    大丑不由分说,把鸡巴向她红脣挺去。水华也动情了,嘴一张,含进去。认真地套弄着,把肉棒套得直响。肉棒在水华的嘴里被玩弄着,嘴里的温热,湿润,以及舌头的灵活纠缠,爽得大丑口喘粗气。连连叫好。水华受到称讚,更加卖力,一条香舌在龟头上留恋着,扫动着。技术之佳,令大丑服气。他实在忍不住了。叫道:快来。让我操你吧。

    大丑站起来,脱光衣服。水华推他坐回沙发,自己将旗袍一脱,往茶几上一放。又将内衣一褪,扶着大丑的双肩,分开腿,向大丑那气势汹汹的肉棒上坐来。大丑很配合她,把住肉棒。小穴套住龟头,慢慢下吞。由于水华的肉洞比一般人大,再加上浪水的帮忙,肉棒很容易便全根而入。

    当肉棒顶到底时,水华欢呼道:“好大,好舒服呀”。她觉得肉棒顶到别的肉棒没有顶到的深处。把肉洞都塞满了。那种胀满感,被刺感,使她兴奋。她很自然的挺动下身,小穴一吸一吸,好象要把肉棒降伏。

    大丑也感到她的穴水很多,泡得爽快。他得意的笑着,两手抱住水华的大屁股,又抓又拍的。肉棒随着水华的节奏,向前顶着。每一下都很有力。插得小穴呱唧呱唧直响。淫水不时地向外流着。水华眯着美目,放浪地叫道:“啊。。。真好。。。你的大鸡巴真好。。。。兄弟。。。。你真牛。。。。。”。大丑骄傲地笑着,望着一双跳舞的大奶子,问道:“喜欢我的鸡巴吗?”。“喜欢,喜欢极了。。。。。要是能天天插在里边就好了”。“嫂子。。。。你喜欢男人操你屄吗?”。“喜欢。。。。。最喜欢大鸡巴操我的屄了。。。。。”。大丑狠狠顶着,一只手在她的屁眼上搔着,痒得水华直笑。大丑又把奶头叨住,轻柔地舔着。这三路进攻,令水华无法忍受。她的叫声越发的响亮。大丑真担心会让邻居听见。

    这时候,班花已从卫生间出来。她把精液吐出去,又是嗽口,又是洗脸,又是梳头的,忙活半天。心里十分不安。虽然她和水华是好友,关係很好,但对方发现了自己的秘密,自己的美好形象必然大打折扣。当然,这还是次要的,万一她的嘴不稳,哪天一高兴给说了出去,自己还怎幺做人?最怕老公知道了,他会受不了的。一定会和自己离婚的。自己的家庭可都毁了。千不该,万不该,都怪自己,不该和牛大丑有了私情。

    她在卫生间呆了好久,心里一团糟,不知如何是好。自己该怎幺出来见水华。她当然知道,水华是风流女人。想到自己,现在和她一样了,不由得连连叹息。当她听到外边的呻吟声,浪叫声,她又一惊,不知怎幺回事。她听得出来,这是水华的声音。怎幺转眼间,她也叫起来了。

    她轻轻推开卫生间的门,只见水华光着身子坐在大丑的腿上,一个大屁股正没命地摇摆着。浪叫声充满整个屋子,表现着她的快意与舒畅。此情此景,班花面红耳热。这种气氛感染了她。她不知怎幺办,是去是留呢。

    大丑见到班花在当观众。笑道:“一块玩吧。你又多了个伴儿”。班花大羞,想转身走。水华停止动作转头叫她:“颖丽,站住”。班花说:“我得走了”。水华笑道:“咱们有福同享。来,你也来玩”。说着,从大丑身上下来。光溜溜过来,拉班花进卧室。大丑自然也跟上去。

    水华冲大丑媚笑道:“今天,你要伺候我俩个。不準偷懒呀”。说罢,给班花脱衣服。班花自然不肯。水华说道:“吴颖丽,你不想你老公跟你离婚吧”。班花顿时老实了。水华说:“自己脱吧”。班花没法子,把自己脱个光光的。

    按照水华的安排,大丑躺在床上。那根水淋淋的肉棒象大炮般的直指棚顶。班花跪着,倒伏着骑在大丑身上,跟大丑玩69式口交。水华从正面跪下,与班花一块儿享受肉棒。只见班花一脸的羞红,两手握棒,舔着龟头。水华则把住根部,用嘴儿玩着他的卵蛋。整个肉棒被二女占领着,都用心的服务着。大丑从未尝过如此美味。他激动的身子有点颤动。他抱住班花的屁股,伸嘴舔着肉洞与屁眼儿。班花也舒服得乱动。后来水华也把身子一转,把屁股凑了过来。大丑便伸手过去,在她的■沟里插着,抠着。二女同时都哼叫着。声音动听迷人。

    一会儿,水华宣布,由班花先上。班花这时已经放得开了,不再害羞。她把屁股擡起,向前移了移,握住肉棒,对準穴口,缓缓坐下去。就这幺背对着大丑,屁股一起一伏的。大丑看着她美好的背影。雪白的屁股,以及乌黑的阴毛,时隐时现的小屁眼儿。肉洞象红嘴儿一样,吞吃着肉棒。

    水华过来,与大丑亲嘴儿。水华的吻术很棒。两人把舌头都伸出嘴,二舌缠在一起,发出轻微的响声。一会儿,你把我含到嘴里舔,一会儿我把你含到嘴里■。象两条蛇在打架。水华这时候很美,身材不必说,皮肤不必说,水汪汪的肉洞不必说,单说那张脸,白里透红,春意盎然。美目半睁,眼神迷离。一副美不可言的样子。

    亲一会儿嘴儿,水华背对班花,跨在大丑的头顶。嘴里腻声说:“兄弟,给我舔舔。屄里好痒呢”。大丑问:“有什幺好处?”。水华说:“一会儿,嫂子的屄让你操个够。你喜欢操嫂子的屄吗?”。大丑笑道:“我喜欢操嫂子你的骚屄”。说罢,捧着她的大屁股,把嘴儿贴在水华的屄上。先用嘴啄着,嘬着,亲着,又用舌头撩着,转着,击着,插着。还到小屁眼儿上遛达。舒服得水华啊啊地叫着。不住娇喘着,大屁股不安分地转着圈。

    过一会儿,水华转个身,班花也转过身。两人这回对着脸。都是红霞扑面,媚眼如丝,都爽得自摸着奶子。嘴里都兴奋地叫着。班花把鸡巴套得直发亮光。她的淫水不停地流着,把二人的阴毛都弄湿了。她也顾不上擦,而是努力玩着。让大肉棒在自己最痒也敏感的地方磨擦。很快,她就高潮了。她长声叫着:好美呀。。。。。好。。成仙了。。。。

    水华把她推倒一边,自己也上来骑上。她马力很足,一对奶子又跳起来。大丑伸手抓着,拧着奶头。水华叫道:兄弟,你轻点。。怪疼的。。。。啊。。。。。真好呀。。。。。

    大丑觉得不过瘾,这样干了一会儿,他一翻身,把她压底下,猛操起来。将玉腿上肩,插得虎虎生风。操得水华叫道:“好兄弟。。。你真行。。。你真会。。。操你嫂子。。。你真会操屄。。。。真厉害。。。。真牛。。。。”。大丑在水华的鼓励下,咬紧牙关,出棒如电,操得小穴红肉翻动,淫水乱飞。不到二百下,大丑把水华推上高潮。

    大丑还没有射。他把水华摆成狗爬式。把班花也摆成这势态。两个屁股并排,相映成趣。都是那幺白,那幺嫩。水华的屁股更大。班花的屁股形状很美。■沟里的双孔也是各有美感。水华的穴大,突出。毛也多。相比之下,班花秀气多了。两人的屁眼儿也不同,水华的颜色浅,班花的则发红。

    大丑瞅着二女的下体,心中大爽。挺起肉棒,奋力拼博。先在班花的穴里插一阵。奶上摸一阵。接着,又操进水华的屄里。在屁股上拍着,捏着。肉棒沈着有力的冲锋,每一下都令水华叫好。后来,大丑作最后冲刺,没等自己射呢,水华又高潮了。肉棒被淫水一浇,大丑实在忍不住,狠插几下,也扑扑射了。

    水华受热精的冲击,大叫道:好兄弟,。。。你把嫂子操死了。。。嫂子爱死你了。。。。

    之后,大丑一手搂一个,心中充满男人的骄傲。操屄以来,如此痛快的,这是头一回。如果有一天,把小雅与铁仙子叫到一块儿,也这幺玩,真是美死了。那比当神仙还好呢。

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


图片小说排行榜 最新地址发布,进入收藏,永久jxs6660.com


大家都在看最新地址发布,进入收藏,永久jxs6660.com

❀免费成年人av影片 ❀成av人电影在线观看 ❀成人影片人人看免费一 ❀免费成人av电影 ❀成人性爱视频在线观看 ❀成电影人看片网址 ❀成电影人看片网址 ❀成av人电影在线观看 ❀在线观看成年轻人电影 在线观看成人影片 ❀成人性爱视频在线观看 ❀成电影人看片网址 ❀五月天丁香人在线视频 ❀一级午夜不福利免 ❀avttv天堂 ❀欧美午夜福利主线路 ❀冬月枫在线av中文全集 ❀Av在线影院风险 ❀四虎影流 日本黄大片免费播放器 ❀日本黄大片免费播放器 ❀东方伊甸园 ❀青青草久久免费观看 ❀AV七次郎-狠狠天天久久大 ❀东方伊甸园av在线 ❀大片免费播放器 ❀欧美另类潮喷在线观看 ❀吹潮喷水在线播放 ❀ 免费在线观看一级a做 ❀夫妻性生活影片 ❀一级黄色录像影片 ❀2018亚洲18禁在线观看 ❀女人18毛片 ❀a毛女人18毛片 ❀0855午夜福利2000集风险 ❀2018最新福利天堂视频 ❀欧美~中文字幕 ❀日本黄大片 免费播放器 ❀18禁大片免费播放器 ❀特别黄的免费大片视频 ❀日本黄大片 ❀四虎影流日本黄大片免费播放器 ❀日本黄大片免费播放器